[读书旅行] 《我们这些人》 之说说我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2 17: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这些人
说说我自己
    借用徐志摩在电视里的一句话开头,我写自己的事,包括那些好的不好的,“如果因此而被诅咒成一个狂妄丧德的人,那就让我是吧”。
早就想写写身边的人,写写20多年经历的已经成为过去的不可改变的事,然后再写写我自己,18岁入大学的时候该写,可那是我脑袋空空,只知道欣赏别人美妙的诗句,21岁毕业的时候该写,可除了解剖室做解剖标本、图书馆做管理员和5k的国家奖学金依然脑袋空空,那时候我真年轻,年轻的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三年真叫精彩,认识到很多真正的东西,见识了很多牛人,看了几部好电影也读了那么几本书,着实该写写,可忙得依旧没有写成。2012年,我怀揣着梦想,想成为童第周和Torvaldss之类的人,在上学期间就小有成就,风风火火重返校园,心想在校园内一定干点事,那时候想写一篇名为life is on our side的文章来总结一下自己,顺便鼓励一下大家,生活如何按照我们的想法过,事没干成便被接二连三的考试拖住了腿,文章只开了个头就搁浅了。时隔两年,八月未央,2014年再返校园,在南京的这样一个小雨的下午,泡杯茶便开始写写这些迟来的文字。
开始理应向那些旧时光说声你好。
旧时光好漫长,或许跟小时候赶着羊群放羊时候的感觉一样漫长,大约也就是在这个季节,每个暑假都赶着羊群沿着大汶河边走边玩,悠闲自在,那时的我从没想过会坐在南京大学的教室里,当然了,我的童年并非只是在放羊,还有摸鱼、抓泥鳅、抓螃蟹,说到螃蟹,抓过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危险活,因为螃蟹洞里经常有蛇,红花的、绿花的、金花的小哥全见过,可经历各种艰难与危险抓到的螃蟹,我们的吃法就格外有意思了,揭开壳,把里面的黄东西洗净后过油炸,我们老家的人都乐于吃这种嘎嘣脆的螃蟹壳和大钳子,清一色的都认为这个东西补钙却不知道蟹黄能吃。除此之外还有吗?当然有,童年的另一件大事就是挨家父打,他似乎很乐意干这件事,三年如一日,乐此不疲,兢兢业业,所以印象中小时候经常挨打,打得我很莫名其妙,重要的是他并不告诉我怎样才能不挨打,有点电影霸王别姬里面那个师傅的意思,让你背,背不出来就要打,背出来,为了让你记得更清楚还要打,还好,那时候我不会说fuck,你看,我爸是不是一个家庭暴力的典型形象呢,这我要替他老人家辩解一下,其实我爸并非只打我,他还打羊,由于山羊比他跑得快,他说他打断过羊腿,这我没见过,但我亲眼见过他用皮鞭打一只拴在树上不能逃跑的山羊,其实山羊的哀嚎远比我哭的更撕心裂肺的,那次我真的夺过鞭子要跟他干仗。要按弗洛伊德的说法,成年之后的所有性格与行为都是源于儿时的经历,那我现在的类偏执又源于什么呢?或许就在于此吧,老家看着我们长大的邻居嫂子经常调侃我,说我小时候很宁,要是因为什么东西不如意就哭,要是他们想把我拉一边去哄哄,那不行,我得回去站在原来的地方接着哭。想想自己也是够气人的,换了你的孩子这样是不是得开始卷袖子准备打了,这么固执打是不解气的,得用棍子打。也就因为这,当我的外甥和外甥女趴在我怀里说害怕的时候,由然产生了要为他们撑起一片没有狂风暴雨的天地的想法,我觉得我想保护这些小孩子。
童年是不是很惨?其实不是,家父懂得很多道理,在我年少时起了很大作用,他鼓励我去做想做的事,虽然他不会说follow your heart,但却是follow your heart的朴素版本,那时我比较不喜欢他,直到有一天我能把他的错和他知道的道理结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看他的时候。比起这些,那些在果园、菜园、西瓜地里玩的时光就轻快多了,好吧,童年到此为止。
上了中学 就没时间摸鱼抓螃蟹了,偶尔帮家里干点活 ,其实中学时代过得并不顺利,对我心里打击还是比较大的,某次镇上赶大集,和小伙伴跳墙出去玩被班主任(教数学的)抓到,然后。。。就可惜了那把好笤帚了,硬生生给打烂了(不是屁股是笤帚)。初中毕业报考高中,老师让回家商量选哪个高中,我在菜园里找到爸妈说明情况后,我爸问我哪家高中最好,我说县一中,他老人家连想都没想给我说那就报一中,这个这个...他们真的不了解我。上了高中,毛毛说每次数学课我都从头到尾的打瞌睡,数学糊涂的一塌,但我喜欢诗歌,不仅喜欢读还喜欢写,我以为我能成为一个作家,到了高三中期有种不写就会死的感觉,但我又知道的确很分散精力,然后我纠结到了会对着墙壁听随身听的程度,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怕,差点走到精神崩溃的边缘,无人管问我的学习更无人关注我的心理状态。就这样一事无成的中学就过去了,当然了,收货还是有的,就是存下了几首陈词滥调,至此家里的庄稼见不了两会就收了。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我看了两部医疗题材的电视剧,当一名大夫的想打就此生根,人生开始走向蹩脚的小马路,文科男如愿读了一个医学专科,从那时我就在技术是本上写下了“急诊、外科,我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愿意为这样的选择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上大学后,别人玩的时候我学习,解剖课以高分给了我极大的自信,大一暑假去博得留校解剖实验室做解剖标本的工作,学到东西是小事关键是还有每月1200块钱的工资,自信由此而生,我感觉找到了成功方法,大二那年,我做了图书馆的管理员,又拿到了5k的国家奖学金,再然后就是去了一家相对较好的医院实习,一路还算顺风顺水。
毕业了,你有没有感觉牛X轰轰的大学生活里少了点什么?是的,我没有谈过恋爱,我没有自己的爱好也没有拿得出手的特长,没有去公教楼抢过座,竟然产生了一种没上过大学的感觉,然后的我之后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能会校园谈次恋爱,重新体验一下大学,或许从8号楼到开水房的那条路上听见广播里放白衣飘飘的年代的时候这个想法已经开始了,于是我买了轮滑鞋开始练,我买了吉他开始学,心中很是享受能在校园里弹吉他的想法。
和毛毛在七里河拼房的那段时间是我们发现自己、心智逐渐成熟的两年,我们共同练吉他,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共同读了几本好书(诸如孤独六讲,明朝那些事),也共同看了几部好电影(像死亡诗社之类),共同打球共同暴走,共同讨论五花八门的世界,明白了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又该如何去寻找,那次巡礼未名的旅行应该是我们年轻但在成长的标志。到底是坚持不变还是反对一成不变是在那时候考虑的,思辨的能力是是在那时形成的,知行合一的思想是在那时形成的,对生活本质的探索也是在那时开始的,从那时我才变得不那么刻板,从那时我才变成一个有思想的活生生的人。因此那两年是我人生改变较大的两年,在之后的诸多选择诸多事情中,我都是在应用那时建立起来的思维方法和成果,而思想本身没多大进步。
之后都是些什么事呢?我做好了一起准备重返校园,之后便是赶考,一考不中,戏剧。二考不中,又戏剧了。于是我准备静下心来就做这一件事,在洪楼山大蹲了半年,公教楼那啪啪响的楼梯上上下下无数遍,从公教楼到七食堂的那条路走了无数遍,渐渐地我喜欢上了山大的一草一木,喜欢那里的每一块石头,喜欢听门卫大叔每天晚上十点半那一嗓子“到点了,关门了”,再考,中了,但心却累了,虽然每天还在练吉他,却没有抱着去校园的小路上弹一次,就像当年觉得穿件白大褂在街上走走很神气一样,等我真的在医院当起了住院大夫时,已经不想穿着白大褂出去了,我怕走在街上挨揍。可能积累了多了吧,执业医师一气呵成。
带着医师证,带着对济南对山大的留恋去烟台读本科,期间一事无成却做了很多错事,让我追悔莫及,万幸的是我脑子及时清零了,不幸的是只有我自己清零了。在读本科之前就以为读完本科了解了心事就。。。就回家找工作,可刚到就已经有人开始准备考研 ,就这样被洪流卷了进来。
于是实习那年我又选择回济南,重新回到山大准备考研,由于对考研的艰难有足够的预期,对考研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心理波动有足够的准备(比如什么时候会感觉疲惫,什么时候会焦虑和不自信),加上之前的备考经历,整个过程心平静的跟一弯水一样,除了那本每天陪伴我三餐的那本书,没什么能让我高兴,也没什么能让我悲伤,直到考完最后一科,直到来南京复试又拿到录取通知书,整个过程都是安安静静的在山大完成的。
我对山大的感情怎么描述呢,我在山大学习了两年,是山大给了我若干时间,是山大的公教楼一步步托举起了我,所以,那时我产生了一种我虽不属于山大但山大却属于我的感觉,在校园高大挺拔的树下我感觉自己渺小,在洪楼外院的台阶上我感觉自己年轻,我很享受这种渺小又年少的感觉,所以我才能学习山大,我记得“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的标语,我记得“关乎人文”的标语,我记得办公室门上贴的“有事请进无需敲门”的标语,这都极大的震撼了我的心灵,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我能为山大做点什么呢,我愿意拧紧公教楼自习室座位上的螺丝,我愿意每天最后走的时候关上灯,也行别人出于素质高也会这么做,但我只是出于感谢。这种感谢加上对济南大街小巷的熟悉就演化成了对济南这个城市的热爱,仍记得初到济南的时候,二环东路的高架桥还没建,老济南的人们经常在不冷不热的季节穿着秋裤出门,在上次离开济南的时候,我想,哪天我回来了,我一定趴下来亲亲这片乡土气息极重的土地,承蒙这片土地厚爱,初试复试毫无压力,录取结果一出便在济南某医院找了一份月薪5k的工作。
PerfectDefinitely not,如果也用四个字来概括这段旧时光的话,那应该是有得有失,在某个晚上和兄弟走在洪楼西边的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聊起了父母,突然发觉,忙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关注过父母的衣食冷暖,顿时眼泪纵横。在举起酒杯向兄弟讲起某天中午累的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连午饭都没吃的的情景时,眼泪又他妈的不争气了。一直想哪天收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了,一定要给你们打电话炫耀一下,一定要骑自行车出去转转,一定要睡个懒觉,一定要和兄弟喝酒喝成个李太白。可通知书时邮寄到老家地址的,那天正好赶上值班,忙得就没时间高兴了,连第二天的下夜班都没下成,为了不让领导知道此事,从不敢分享这种喜悦,在选择南京的时候,我一直想哪天走在南京鼓楼的街上,不经意的遇见神采飞扬的你,在鼓楼的街头上一定拥抱一下从未见面的老朋友。生活真的没那么多一定。假如你问我生活不是如我想象怎么办,我不回答,那是因为生活一直不是如我想象。可我仍在近乎偏执的坚持。
起风了,生活还要继续。
事实上,经过一年的自习室静坐,经历过山大北路上由东到西再由西到东循环往复的一年,看见了知新楼前面那排枫树由鹅黄到血红的点滴变化,体会到了公教楼前面那颗银杏由翠绿到金黄的时刻演进,当拿到通知书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反而再次看到那片血红时、那片金黄时,想到烟台的蓝天白云时,会激动不已。
明朝那些事在结尾的时候说到,央视主持人问他,书写玩了什么感觉,他说“这个问他我问过自己很多次,高兴,兴奋,悲伤,什么都可能,但当这一刻到来时,我只感觉,没有感觉”。有点神似“舌尖”里面那句“厨房里的终极秘密就是没有秘密”。如今我站在南京大学的校门口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可能因为在最想上学的时候没有,要经过很多砺炼才能得到,当又能力得到的时候就没有感觉了,就像恋爱一样,在我年少轻狂时,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没有)。虽没感觉,可我还是按照之前的选择偏执的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这要感谢家父给我塑造了这么一个类偏执的性格,又给了我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宽松环境。
上次离开济南并不彻底,许多东西还在原处放着,没过多久就回去了,而这次算是彻底离开了,可我在离开之前还想骑自行车去到章丘的路上看看那个叫“四月”的地方,去党家庄看看开山到底是个什么山,都没能如愿,站在千佛山顶看看夜晚的济南,如此再见吧。
是不是这样看来,旧时光也不算漫长?
此刻,我坐在南大的教室里,向那些旧时光告别,可未来还没有来,几天前我还想将这篇文章再定名为life is on our side,写一下自己多么牛叉,生活如何按我们的想法继续,告诉你们如何敢想敢干,如何坚持到底,你看,也不过几天的光景,今天就改变主意了,我把自己写的很菜、很酸,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无法改变的过去,而面对新生活焦虑、迷茫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生活中充满了很多未知和不如意,这不才是真生活吗,这才是你找了很久的生活的实质,按照一个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人的说法“这样才有趣嘛”。
生活到底有没有按照我们的想法继续呢?或许部分吧,所以,life is on our sideOr on the contrary sideOr at the distance?是一个值得重新考虑的问题。在没有考虑清楚之前,我还在近乎偏执的坚持,在感觉太多未知、太多焦虑的时候,还是挺喜欢那句朗朗上口的go fuck yourself

精彩内容您可以通过标题下方分享工具,分享到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告诉更多的朋友,也作为您对济南名士多论坛的支持。
微博分享:使用文章标题下方的微博分享工具  ,可以一键分享到微博。
微信分享:点击文章标题后的微信朋友圈标志,可以生成二维码,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3 15: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有一天把酒言欢,喝成个李太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